赶快联系我吧!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网站源码

写腻了代码、难再“996” 中年步伐员拿什么和年青人拼?

时间:2020-05-08  来源:帝国cms模板网  点击:

  “现在熬上一夜会犯困几天,以前天天熬夜到凌晨两三点。”“老杨头”感到身体机能明显下滑,已经不能和当年的毛头小伙相比。而在“老杨头”身后,有无数个年轻的程序员,像他当年一样精力充沛且雄心勃勃□□□,这是他已至中年的最大危机感。从大数据来看,目前□□,程序员群体面临低端人员过剩、高端人员不足的结构性问题。

  最近在知乎□□□□,有关程序员的讨论逐渐活跃,话题大多关于程序员的未来。一些30岁、40岁,步入准中年或中年的程序员□□□,似乎有千言万语。

  曾经□□,玩着传奇和梦幻西游□□,80后的他们誓要与电脑厮守终身。多年以后,他们的梦想实现了

  但现实很骨感,因为,中年程序员太难了!房贷、教育等开支“大山”,年龄增长带来的高薪压力,身体机能不可逆下滑,互联网人才结构性过剩有人自嘲,程序员的转型就是离开,开饭馆就是最好的转型。

  这种看法似乎过于悲观,在另外一部分人看来,程序员的竞争总是存在的,“活下去”的办法就是学习。

  毕竟从大数据来看□□□□,程序员群体面临低端人员过剩、高端人员不足的结构性问题。

  隔了两天时间,何熙(化名)终于有时间刷了刷微信,得知记者约访的消息。“只能有15分钟时间交流!”何熙抱歉地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□□□,“996”的码农生活太忙了。

  何熙是一家游戏公司的资深程序员,仅比35岁的招聘红线月下旬,在一家咖啡馆里,何熙摸了摸褪去的发际线,嘟囔一句:“最近两年一直想转型。”

  2008年毕业至今,何熙写了12年代码,“简直写腻了”。写腻了代码的还有老曾,他自嘲是“老古董级别程序员”□□,Python、C++这些都写过。2012年,他转型了,“和机器打交道久了,更想和人打交道。”

  过着忙碌生活的还有周易。不过此忙非彼忙,已经从程序员群体“脱坑”的周易,忙着打理烤鱼、火锅生意。周易曾在华为当了两年程序员,他对程序员生活的评价是重复的高强度脑力劳动。周易并非是因为喜好而转行做餐饮□□□□,更多的是无奈。“8点至22点”的程序员生活,周易称“钱不多□□□,时间不多”。

  时间一久□□,不少人扛不住“996”的生活。37岁的“老杨头”是成都一家游戏公司的游戏服务器主程,相当于架构师。经历过初期的软件开发、软件工程师□□□,“老杨头”已是高段位程序员。从低段程序员走到高段□□,“老杨头”总结称□□□,是拿命拼来的。然而35岁之后□□,“老杨头”感觉自己“提不动刀”了。

  “现在熬上一夜会犯困几天,以前天天熬夜到凌晨两三点,第二天早上六七点起床都能精神百倍。”“老杨头”感到身体机能明显下滑□□□□,已经不能和当年的毛头小伙相比。而在“老杨头”身后,有无数个毛头小伙,像他当年一样精力充沛且雄心勃勃,这是他已至中年的最大危机感。

  人至中年,半生已过□□,比精力,比不过刚踏入职场的年轻人。他们处于“老杨头”年轻时的巅峰状态夜深人静时写代码□□,可以沉迷其中忘记睡觉。

  比思维,长期工作习惯形成路径依赖,思维革新谈何容易。抖音、王者荣耀、吃鸡很火,但中年程序员有可能还是喜欢玩红色警戒□□□□,看《康熙王朝》何熙说:“中年程序员可能不喜欢新的东西,思维套在以前,如果仍然保持这样的思维□□□,程序员这条路就走不通。”

  互联网环境下,踌躇不前的思维只会导致更低的生产效率和产出,这意味着□□□,程序员价值下降和报酬递减。所以□□□,何熙会说:“我们公司留给40岁程序员的岗位确实比较少,主要还是20多岁的年轻程序员。”

  比容错率,“老婆孩子热炕头”加上房贷车贷压身,这是和初生牛犊完全不一样的机会成本。

  “各项开支一个月得上万元,压力很大,我的一些朋友现在真的不敢失业。”“老杨头”只说了一部分刚性成本□□□,另外一部分是为转型付出的昂贵的机会成本2018年创业失败的降维择业。

  2017年□□,“老杨头”在教育行业创业。他在前两年转型管理,技术能力不到位叠加2018年资本市场收紧,创业失败。35岁的程序员再就业很难,他兜兜转转到以前下属的团队中做事,最后还是无奈“分手”。

  中年程序员的困境大体如此□□□□,越想转型,却又越难转型。每日经济新闻在微博发起了问卷调查,在收到的近百份答卷中□□,有高达72%的程序员在找转型机会,其中更有39.53%的程序员考虑的转型是告别这个行业。

  他们急于转型的背后□□□□,不仅有步入中年更难承受高强度工作的原因,他们也担心自己会被人工智能替代、牺牲生活、待遇下降。

  “我有个同事2017年卖了套房子买股票□□□,资产价值直接从200多万元涨到1500万元□□□□,翻身了。他依然在公司上班,领着不到1万元的薪水。”“老杨头”羡慕这名幸运儿闲云野鹤般的生活。他目前压力不小,需要支付房贷,需要应对家庭开支,需要面对互联网的实用主义导向.

  “一般的合同签订是2年~3年,如果你不行了,该赔多少就赔多少。”何熙显得比较淡定,对这一淘汰机制习以为常。

  一家负责游戏项目的主管称,无论你是想从技术开发做到管理组长,还是转做项目经理和产品经理□□□□,都是按照项目成功的几率晋升。对于程序员而言,有时候价值不是由年龄大小决定,而是处理各类BUG的能力。

  当程序员还是少年之时□□□□,最初的理想可能很是稚嫩。带着“宝宝”参与沙巴克攻城战,谁占领它□□□□,谁就享有莫大的荣誉那段沉迷热血传奇的年少时光,郝鹏(化名)至今仍记得许多细节。

  何熙为了有更多玩游戏的时间,入坑了程序员。掉进坑里,他才发现被“被现实欺骗”。“打游戏和敲代码根本是两回事!”

  开放源代码的互联网提供广阔的公共空间和无限想象力□□□,有能耐、有胆识的先行者在商业化初期挖到“第一桶金”。他们生于草莽,却创造了“一代目”程序员的传奇。

  这是中国最早有关程序员的“华山论剑”□□□□,“中国第一程序员”求伯君、江民科技创始人王江民他们敲下的代码被流传下来□□□,后继者如获“武学秘籍”,不断进行研习。那是个带有个人英雄主义的时代,靠一行代码成为程序员的“东邪”、“西毒”、“南帝”、“北丐”。

  郝鹏崇拜求伯君□□□□,也崇拜云风用梦幻西游拯救丁磊的那个男人。尽管已三十而立,郝鹏一直有固定浏览云风博客的习惯。

  40岁的崔三石(化名)从2002年开始,做了十年的软件测试和开发。他最开始学的是生物医学工程,但这一行太难就业,计算机则容易得多。当年,他的工资是2500元一个月,远高于社会平均工资。要知道,当时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也就2万元出头。

  “那个时候,我们所在的二线元。”跟当年的房价相比,收入可观,何熙仍记得程序员的“金领时代”。

  这个江湖再也没有求伯君、王江民这类人物□□□,他们就像黄裳、独孤求败一样遁隐□□□□,只留下传说。很多年后□□□,程序员也告别了浪漫的个人英雄主义□□□,成为流水线上的螺丝钉,从互联网“古典时代”步入“工业时代”。

  “前工业时代出现了非常多的工匠大师,他们手工做出来的东西非常精致。为什么到工业时代就不行了□□□□?因为规模上来了,就不再是小作坊就可以完成的。”何熙说,当一个行业成熟后,它的产品就越复杂□□□,个体所需要面对的问题则更多。

  移动互联网的敏捷经济不断创造新的需求、新的市场,分工拓展的时代洪流裹挟着程序员们前行。计算机、代码和程序员不再稀缺,市场会重新估算每一个环节的价值。

  成都一家科技公司的创始人用了一个恰当的比方:程序员好比原来的车间工人,学艺精湛的做高层级的技术员□□,能力突出的就带队做管理。认真生产好每个螺丝就是贡献。

  程序员的晋级或者转型之道初级、中级、高级、技术专家、架构师、技术Leader、研发总监或者转为产品经理,当然□□□,还有开饭馆。

  职业属性以及高薪,曾吸引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有人顺利过桥□□□□,也有人坠入河谷

  20岁~35岁的程序员占比为90.63%,35岁~40岁的程序员占比仅为7.32%,40岁以上的程序员占比更是只有1.91%。

  这是猎聘网给出的最近五年(2015年~2019年)的一份大数据。这也反映出35岁以上还活跃在一线的程序员极少。

  一组数据显示,随着程序员到达一定年龄段后□□,平均月薪或呈现递增态势。2019年□□,30岁~35岁的程序员的薪资接近2万元;40岁~45岁的从业者月薪突破3万元□□□,45岁之后,月薪达到峰值32320元。但40岁之后,薪资增幅逐渐放缓。

  根据猎聘网数据,2019年,全国互联网行业程序员平均月薪18153元□□□□,高于全国全行业中高端人才平均月薪17153元。

  但是,新人对此早已虎视眈眈。从全国互联网行业程序员的年龄分布来看,90后已成为程序员行业的主力军□□,占比超70%。其中□□□□,25岁~30岁的从业者占比最多。

  在组数据的背后,互联网经济已成为“水大鱼大”的市场,养活了大量经济个体以及程序员。

  根据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9》□□□□,中国网民规模为8.54亿人□□□□,互联网普及率达61.2%,网站数量518万个。

  程序员的群体数量也正在攀升。仅软件开发人员,全球市场存量就达到了千万量级□□,而且一直处于增长态势。根据埃文斯数据公司2019年统计数据,2018年,全球共有2300万名软件开发人员□□□,预计到2019年底□□,将达到2640万人,而到了2023年□□,或将达到2770万人,其中□□□□,增长最快的国家是中国(到2023年将占6%至8%)。

  可是□□□,程序员市场的人才结构是非均衡分布的金字塔型,一般水平程序员很多,高水平程序员不足。

  目前,程序员的供给数量大幅增加。各大高校普遍都开设了计算机专业□□,另外□□□□,民间如春笋般兴起了各种程序员培训班。

  猎聘数据显示,2015年~2019年,本科以下(含本科)的程序员比例分别为83.3%、84.2%、82.1%、79.4%及82.3%。而硕士、MBA/EMBA、博士&博士后学历的程序员总比例不足20%。

  “招聘时会筛选学历□□□□,这实际上构成了程序员的护城河。”何熙说,即便半路出家的程序员很多□□,但99%进入不到行业的升职渠道,可能做个一年半载就转行。

  “你自学是否能满足专业需求□□□□?你的英语水平是否能达到全英文工作□□□□?(达不到的这部分)不会纳入我们的竞争市场,基本直接PASS掉。”何熙说。

  程序员市场的结构性过剩还伴随互联网技术更迭引发的需求变化。受访程序员大多感受到,移动互联网红利衰退期导致整体待遇增速停滞□□,曾经“万人难求”的岗位热度退潮。

  猎聘网数据显示□□□,2018年及2019年,30岁~40岁程序员平均年薪维持在25万元左右,增长迟缓。

  “2016年、2017年的算法、大数据比较火。之前人工智能这一块也比较缺,现在都不怎么缺了,因为整个形势不行。”何熙说,包括现在做APP、做安卓或者苹果系统的程序员需求都不如过往。而在移动互联网人潮鼎沸之时,这类程序员是“白马股”,享受高估值和高溢价。

  根据猎聘数据□□□,2019年前三季度,做安卓系统程序员的需求仅有1.34%。需求占比最高的前三位职能是Java、WEB前端开发工程师、移动开发工程师□□□,分别为13.15%、9.46%、5.77%□□,均为移动互联网的通用基础层。

  还有资本退潮挤出水分的因素。2015年,资本市场火热,诱发了初创科技公司估值提升。但风潮过后,创投、风投对互联网企业的投资变得更为谨慎□□□,后者的经济核算也更为理性,包括对程序员成本的预估。

  “靠一张PPT或者一个APP就想融资的时代已经过去了。”何熙说,资本更关注成本、现金流、获客成本这类通用的商业常识。

  新人步步紧逼,互联网技术推陈出新□□□,任何年龄段的程序员都需要足够的实力活下来,市场竞争是最公平的制度。

  互联网也存在经济周期,有高峰,有低谷□□,有创新不足,有泡沫过剩企业、个体、企业家都要面临可能被市场淘汰的危机。

  2001年的互联网冬天,丁磊一度想要卖掉网易,孙正义的软银公司旗下互联网公司市值缩水超过七成;网宿科技股价曾超越贵州茅台成为A股一哥,如今的股价已不及巅峰期零头;中青宝曾成长为创业板翘楚,如今股价不及辉煌时的五分之一

  时代变迁迅速,中年程序员生于社会变革时代,可当他们开始活跃时□□□□,互联网的发展已呈鼎沸之势。当他们老去时□□□□,互联网已迈入更高阶的形态。

  技术的变革力量会加重程序员的危机感,摆脱路径依赖则十分关键。有程序员说:“如果程序员现在依旧死抱着3G无线通信基带模块,结局显而易见。”

  保持学习是上述受访程序员达成的共识,观念和思维的进步是提升竞争力的必然路径。一家成都的互联网企业创始人反问道:“你们记者不追热点,不学习□□□,难道不会被淘汰?”

  “因为你们是在当下人心浮动、普遍追求短期利益的社会中□□□□,能够静下心来读书,能够独立思考,能够虚心求知的一群人。不论你目前社会地位如何、生活状况如何,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更上一层楼。这种原动力,是中国在过去40多年里能够高速发展的根本原因。”“老杨头”最近在读吴军的《态度》、《见识》、《格局》三本书□□□,他觉得,这是鼓舞中年程序员的文字力量。

  “在公司是学习和锻炼自己,离开也能去更好的地方。30岁、40岁对大家来说,只是面对的压力有所不同,只是人生阶段有所不同。”上述科技公司创始人进行了总结。对此□□□,何熙补充道,中年程序员也有人脉资源、经验阅历的比较优势。

  敲代码写程序能体会到逻辑思维的乐趣,可以看着一个个产品从自己手里搭建起骨架□□,常常会在思维碰撞时灵光一现□□□,何熙笑着说,程序员还是蛮有趣的。

  如需转载请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联系。未经《每日经济新闻》报社授权□□□□,严禁转载或镜像,违者必究。

  特别提醒: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,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□□□,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
上一篇《操纵软件安然编程指南》邦标宣布 奇安信代码卫士列入准绳拟订

下一篇返回列表
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 
匿名发表


  
  服务流程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帝国模板 | 模板订制 | 联系我们
长期承接帝国模板制作,帝国CMS整站承建,企业建站,帝国采集规则,网站程序出售,功能二次开发,维护管理
Copyright@2009-2010 帝国模板 All Rights Reserved
联系QQ:872669523 联系电话:13188897052
鲁ICP备09030004号